weixin

谁在杀死豆瓣

七郎

豆瓣又成被告了。“因不满自己出品的综艺节目《奇妙的食光》在正式上线之前被豆瓣网用户诋毁”,爱奇艺以名誉权纠纷为由将豆瓣诉至法院。

这个“又”只是这几年来,豆瓣不断成为被告的其中一次而已,而这次的“又”也自然引发了豆瓣er的常规操作——一夜之间,很多豆瓣er再一次自发地拿起了手中的武器,就像曾经《长城》《李雷和韩梅梅》《逐梦演艺圈》等片引发的后果一样,无数人对这档综艺节目展开了“一分运动”。

必须承认,这样的情绪表达方式很符合豆瓣作为“文青圣地”的定位,而类似这种情绪的表达在豆瓣这块阵地也并非是第一次。

今年8月11日,电影版《爱情公寓》上映,首日票房即破2亿。因被指消费情怀、“换皮”宣传,不少愤怒的粉丝为了让《爱情公寓》成为豆瓣电影评分史上倒数第一,开始为豆瓣评分2.2分的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刷五星好评。

今年9月15日,《娘道》导演郭靖宇在微博上提到,在《娘道》在开播当日的前几分钟,豆瓣上密集涌现剧本“三观不正”及“主演整容”的差评。最终,《娘道》豆瓣分从郭靖宇原先预估的4分以上掉到2.6分。

而和豆瓣“文青”们的意气用事相比,导演郭靖宇在微博中的情绪也显然被怨气支配了:“是试图垄断影视行业的黑势力,操控并买卖收视率的巨大利益集团干的!”——一怒之下和“文青”们讲利益,郭靖宇导演显然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,自己才是影视商业模式中利益攸关的一环。

一个值得注意和回味的现象是:在几乎所有将豆瓣告上法庭的事件中,没有任何一个起诉理由是和其影视作品本身有关。无论是起诉豆瓣方侵犯名誉权、肖像权、著作权,还是指责豆瓣网用户诋毁、诽谤、造谣,片子好坏并不在起诉的范围之内。换句话说,这个片子好不好的评价法院不管,也管不了,但这又恰恰可能是起诉方真正在意的。难怪对于持续不断的起诉,不管是豆瓣用户还是非豆瓣用户都会产生“这是不是又一次碰瓷”的疑问。的确,在某些人举起的所谓“质疑恶评”的大棒中,剥夺影迷评论的自由或许才是深藏其中的匕首。

在泛大众化的时代,影视剧无疑是大众通俗文化的典型产物,但看电影却又是一个特别个人化的行为,评价电影则更是带有明显主观认知的。所谓”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”,对于一切文艺作品的评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标准,也应该没有标准的事情,哪怕世界上有诺贝尔文学奖,电影界有奥斯卡奖,都无法阻挡个人喜好的表达。而之于影视作品,彼之砒霜,吾之蜜糖并非是不可接受的,不可接受的只是砒霜成了资本和票房的毒药。

归根到底,看电影就是寻找一种情绪的宣泄和共鸣。看喜剧,你笑了,看悲剧,你哭了,看黑色幽默剧,你笑中带泪,这是情绪。看文艺片,你梦境成真,看伦理片,你思想沉淀,看悬疑片,你恍然大悟,看武侠片,你豪气顿生,这也是情绪,只要找到了情绪的共鸣点,这就够了。

豆瓣之所以一直被视为“文艺青年的精神角落”,恐怕也正是在于,豆瓣是能够自由释放这种情绪,进而找到情绪认同的地方,即使再小众的审美需求,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对应和观照。至于评分,作为一家UGC平台,评分一开始只是一个附属产物,豆瓣上的评分更多地也只是代表一部分人的文化趋向和审美情趣。很多网友参与评分或是发表影评只是为了表达,他们并不求对创作者产生影响,更无意左右所谓的票房和资本,而这恰恰是它“文青”属性的价值所在。

在豆瓣因为声名鹊起,甚至成为国内目前为止最被媒体、网民所接受的影视作品评分体系之后,保持评分的客观与中立,一直被豆瓣视为是持续获取流量的关键。但其实,评分需要中立,更需要独立,但并不需要所谓的“客观”。基于个人审美的评分本来没有客观可言,如果要客观,那能够在这个圈子里刷出票房,甚至刷上美国音乐榜的“机器”最没有情绪,也最客观。相反,保证个体在主观评价上的自由释放,恰恰才是豆瓣拥有力量、信誉的根本。

的确,在流量横行,水军出没的眼下,如何更好区分水军和大众,在文艺评论和反刷分的边界保持平衡,豆瓣未来要做的还有很多。但在树大招风的现实中,拒绝放弃独立的情绪才是豆瓣成为“精神家园”的意义所在,而它也不仅仅属于文艺青年。


联系电话:(021)22899999转新闻晨报 © 2002-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6200000(8:00-20:00)(021)34978192(20:00以后) 举报邮箱:service@zhoudaosh.com

备案号: 沪ICP备11026193号-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31120180002